关于我们

谈谈外国地名的翻译

Views:3times 
为促进外国地名汉字译写的统一和规范,本文将从五个方面介绍外国地名翻译的几个原则问题。



“名从主人”的原则



国际地名标准化要以各国地名标准化为基础。为此,“名从主人”是各国翻译和转写外国地名必须遵循的一条原则。我们认为,在“名从主人”的原则指导下,翻译外国地名应当尊重各有关主权国家的意见,必须采取各国主权范围内地名的标准罗马拼写。


如翻译波兰地名格但斯克Gdansk,不能采用德文名称 Danzig,译为“但泽”;翻译缅甸地名实兑Siddwe,不能采用英文名称Akkyab,译为“阿恰布”;翻译意大利地名罗马Roma,不能采用英文或法文Rome,译为“罗姆”。


“以色列”地名委员会在它非法占领的巴勒斯坦地区范围内,极力推行犹太复国主义,用所谓圣经时代的希伯来语地理名称更改巴勒斯坦的阿拉伯语名称。为此,我们在翻译巴勒斯坦地区名称时,不能使用“以色列”和某些西方国家出版的地图资料,以免造成错误。


有些国家疆域在某一历史时期重新划定后,其地名应该遵照主权国家命名名称翻译。以东欧波兰为例,二次世界大战后,波兰重新划定了疆域,在翻译波兰地名时,必须选用波兰出版的地图作为第一手翻译资料。


今天世界上许多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在本国地名委员会领导下,由本国语言、地理、历史等有关专家编篡出经政府官方最后审定的地名录和本国地图集,这类地名录和地图集的地名拼写都充分体现了“名从主人”的原则。


在地名拼写上捍卫了本国主权的立场,应作为翻译的依据。然而,有些地名有两种以上名称,如某些国家地名有官方语言和民族语言两种拼写;有的地名有官方拼写和国际通用两种名称;跨国度或国境线上的地物(山、河)一般又都有两种以上名称等等。对这类地名,可采取以下的处理办法。


1.有当地政府和国际通用两个名称时:


如,原为南非委任统治、现为南非非法吞并的“”西南非洲”,考虑到联合国大会和非洲统一组织已采用“纳米比亚”作为该地的正式名称,为此作为正名处理,而将“西南非洲”作为副名处理,故在地图上注为“纳米比亚(西南非洲)”。


厄瓜多尔在太平洋里的一个群岛,官方名称为科隆群岛,习惯拼写为加拉帕戈斯群岛,以此地图上则以正副名注为科隆群岛(加拉帕戈斯群岛)。


2.凡属有领土争议的地区,双方都有各自的拼写名称时:


如南美洲南端有一群岛,为阿根廷与英国争议地,阿根廷名称为“马尔维纳斯群岛”,英文名称为“福克兰群岛”。为此在地图上则注为“马尔维纳斯群岛(福克兰群岛)”,所属两个主岛则注为“索莱达岛(东福克兰岛)”,“大马尔维纳斯岛(西福克兰岛)”。


3.凡属界河、界山和海峡有关国家各有自己的名称时,一般按各国所用名称分别翻译,并在地图上注在自己范围内。


刚果和扎伊尔之间的界河:刚果河、扎伊尔河;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界河:格兰德河、布拉沃河;中国和尼泊尔之间的界峰:珠穆朗玛峰、萨加玛塔峰;苏联和日本之间的海峡:拉彼鲁兹海峡、宗谷海峡。在以上这种情况下,将相应的名称在地图上注于自己的范围内。


4.跨国度的河流、山脉等名称,一般按各国所用的名称分别翻译。


如果原文名称的拼写和发音各国间差别不大,可采用统一的译名。例:欧洲一河名在法国拼写为Escault译为“埃斯科河”,而在比利时和荷兰则拼写为Schelde,译为“斯海尔德河”。


东南亚一河流,在我国境内拼写为LancangJiang汉字名称为“澜沧江”,而在老、泰、柬、越拼写为MaeKhong则译为“湄公河”。多瑙河流经八个国家,拼写法不尽相同,但比较接近,统一译为“多瑙河”。





外国地名翻译中的语言和语音问题



各国地名的译音,以各国语言的标准音为准,原则上不考虑方言读音。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以平壤话为文化语的标准进行规范;有十六种方言之多的意大利,其地名的翻译应以佛罗伦萨为中心的托斯卡尼话为标准;埃塞俄比亚的国语为阿姆哈拉语,因此,埃塞俄比亚地名的翻译应以贡德尔话为标准;西非的豪萨语是以尼日利亚北部卡诺话为标准的,因此尼日尔和尼日利亚的豪萨语地名翻译应以卡诺话为标准。


通用于东非,现在已作为坦桑尼亚、肯尼亚和乌干达这三个国家的官方语言的斯瓦希里语,有将近20种方言。现在桑给巴尔岛话已发展成为斯瓦希里语的标准语。因此,翻译斯瓦希里语地名应以桑给巴尔语为标准。


用各国标准语拼读地名这是一条原则。然而由于历史上的各种因素,有些地名的读音并不符合一般规则。在德语中,有些地名中V不按一般读音规则发〔f〕音,而发〔V〕音,如瑞士德语区一城市Davos译为“达沃斯”。德国地名中有些地名和德语一般发音规则是不符合的,例Freihung译为弗赖翁,此地名中h不发音。


在法语读音规则中,一般来说字母S在词尾不发音,但在法国南部,地名词尾S一般都发音,如Alès应译为阿莱斯,Aups应译为“奥普斯”。




多种语言国家(地区)地名的翻译



1.凡是一国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官方语言时,地名的翻译就以每种语言的分布地区为转移(如比利时和瑞士);或者视地名源于何种语言为转移(如南非〔阿扎尼亚〕共和国和塞浦路斯等)。


第一种情况以瑞士为例,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雷蒂亚—罗曼斯语都为瑞士正式语言。


这四种语言分布是:德语区位于中部、北部和瑞士高原,人口约占64.9%;法语区位于和法国毗邻的西部,人口约占18.1%;意大利语区分布在南部的提契诺河流域,人口约占11.9%;雷蒂亚—罗曼斯语区分布在东部山区,人口不到1%。为此瑞士地名发音须分别按地名所属语区,依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雷蒂亚—罗曼斯语进行翻译。例如Buchs(德语区)译为“布赫斯”;La Chaux de fond(法语区)译为“拉绍德封”;Mendrisio(意大利语区)译为“门德雷西奥”。


第二种情况,以南非共和国为例。在白人种族主义者统治下的南非共和国是以英语和阿非利堪语同为官方语言的。但这两种不同语言的地名并不具有明显的区域性分布,而是比较混杂地分布在一起。在翻译地名时,只能根据地名构词特点判读为何种语言后,才能正确翻译。


如英语地名George译为乔治;而阿非利堪语地名Geluksburg译为赫勒克斯堡。必须指出:有些国家地名虽由两种语言组成,但其中一种语言由于历史原因,没有上升为第二官方语言。因此在翻译该国地名时,则应按官方语言的读音翻译。


2.一个国家除官方语言地名外,如另有少数民族语地名,而这种少数民族和部落在法律上享有自治权的话,后一种地名,应按少数民族语实际发音翻译。


例如,在西班牙,西班牙语为国语,但同时存在多种少数民族语言。在东北部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有加泰罗尼亚语,因此这一地区的加泰罗尼亚语地名则应按加泰罗尼亚语言翻译。Puigcerda译为“普奇塞尔达”,Puigreig译为“普奇雷奇”。


3.由于历史原因,不少第三世界国家至今仍保留了少数原宗主国语言地名。


这类地名仍按外来语的实际发音译名。拉丁美洲一些带有强烈外来语地名,也可按照外来语读音翻译。


4.音译非洲地名。


关于非洲地名语音,有必要澄清一个概念。由于西方殖民主义对非洲几百年的统治,尤其是英国、法国这些老殖民主义,曾在非洲各自占有相当大版图的殖民地。


他们在文化上对非洲实行奴化教育,把自己的语言在殖民地强行推行,以致今天在非洲官方和交易语言中仍然可分为法语区和英语区。人们接触到这些地名时,就容易错误地认为这些地名是法语地名、英语地名。这是对非洲当地地名(不包括外来语)读音上的一种错误理解。


非洲当地地名在语言上均属非洲各语系内的民族语言或部落语言。在使用罗马拼音文字的国家内,采取罗马字母拼写本国地名,例如索马里、坦桑尼亚;在尚无文字的国家或地区,采用英语字母系统或法语字母系统拼写当地语言的地名,例如喀麦隆、加蓬、加纳等。


为此,音译非洲地名应正确掌握这些国家语言(包括罗马字母)的语音特点,才能得到近似的汉字译名,若按英语或法语读音规则音译非洲地名,有时会产生读音相差甚远的现象。


以非洲法语区来说,1963年法国国家地理研究所所修订的撒哈拉以南非洲法语区地名罗马字母转写规则,在基本元音、辅音的发音方面,做到了非洲地名读音和法语字母一般读音规则尽量一致,同时又用一些字母拼写来表示法语中不存在的音素。


如双部位辅音gd、 kp、hr,鼻音化辅音mb、nd,送气状辅音bh、ph、 dh、th、fh,这些在法语中是没有的。在法语中表示哑音字母的h,一般在非洲法语区发音为〔X〕,法语字母及在非洲地名不发小舌颤动音,而一致为大舌颤动。


字母组合an、en、in、oun在有些国家,如马里、上沃尔特、多哥、贝宁,由于和法语巧合都为鼻化元音,因此可按法语读音。但在塞内加尔、尼日尔、乍得、喀麦隆、刚果和加蓬,这些国家语言没有法语的元音鼻化现象,因此,这类字母组合相对接近我们的汉语拼音或英语读音。


非洲许多国家民族语言十分复杂,以喀麦隆为例,就有100种之多,而这些语言至今尚无文字,地名都为法文拼写,这如同中国地名以前采取威妥玛修正式拼写一样。因此在译写上应注意符合转写规则,而不能照法语读音规则。


例如非洲国名Benin译为“贝宁”接近实际发音而不能按法文读做“贝南”;加蓬地名Ebebiyin译为“埃贝比因”接近实际发音,而不能译为“埃贝比南”。


有些非洲法语区国家,如扎伊尔,法语是它的官方语言,然而本国政府正在推行民族语言,他们制定了一套罗马字母符号来记录国内语言(如刚果语、林加拉语、卢巴语和斯瓦希利语等)地名。


由于在拼写法上系统不一样,采用罗马字母语音和法语一般读音会出入较大,因此,若把扎伊尔地名按法文发音,那就牛头不对马嘴了。例如Kenge应译为“肯盖”,不能读为“康热”。Lububu应译为“卢布布”,不能译为“吕比比”。K ahinga应译为“卡欣加”,不能译为“卡安加”。




关于地名的音译和意译



翻译外国地名的传统方法是音译;专名通名的翻译,一般采取专名音译,通名意译的方法。首先看外国居民点。居民点名称,原则上都应采取音译,不采取意译。


如美国居民点Snow Hill音译为“斯诺希尔”,不意译为“雪丘”。古巴居民点Rio Grand音译为“里奥格兰德”,不意译为“大河城”。加蓬首都Libreville音译为“利伯维尔”不意译为“自由城”。


由复合词组成的居民点名称,如果专名和通名是连写的,则通名也一律采取音译。德语的Darmstadt译为“达姆施塔特”, (Stadt在德语中是“城市”之意);英语Capetown译为“开普敦”。如果以上地名专名和通名是分写的,则通名采取意译。如Karl-Marx-Stadt译为“卡尔·马克思城”,塞拉利昂的Congo Town译为“刚果镇”,美国Jefferson City译为“杰斐逊城”。


有些语言,以东南亚各国为例,构成居民点名称的复合词的通名往往在前,而专名在后,在这种情况下,不论其形式为连写或分写,居民点中的通名一律音译。


印尼地名Kotabangan译为“哥打邦岸”;马来西亚的Kota Kinabalu译为“哥打基纳巴卢”,Kota在印尼、马来语中意为“城市、城堡”;柬埔寨的Sre Khlong译为“斯雷克隆”(Sre在柬语中意为“村子”);越南的BanDinh译为“班定”,老挝的Ban Houei Huk译为“班会胡”,泰国的Ban Na San译为“班纳三”(Ban在越语、老挝语和泰语都为“村子”)。


再看另一些地物名称。有通名构成的地物名称,地理通名和专名在构词上有以下三种情况:


①通名位于专名之前,属于这一类型的有印欧语等的罗曼语族、闪含语系、马来语系、汉藏语系的某些语言。


②通名位于专名之后,属于这一类型的有印欧语系的日耳曼语族,芬兰—乌戈尔语系,突厥语系。


③通名可能在专名之前,也可能在专名之后。地物名称中的专名和通名在书写中,有些语言在正写法中规定是连写的,有些是分写的;而有些语言的地理通名和专名则既有分写,也有连写的现象。


然而用汉字翻译外国地物名称,不管地理通名在构词上位于专名之前、之后,或也不考虑通名和专名在拼写上是采取连写还是分写,地物名称中的通名一律意译。


英国Culdrose Airbase卡德罗斯空军基地,印度尼西亚语Laut Djawa爪哇海,印度的Lakshadweep拉克沙群岛,南非(阿扎尼亚)Grootrivier赫鲁特河(rivier在阿非利堪语是“河”),芬兰语Matiotunturi马尔蒂奥山(Tunturi在芬兰语中是“山”)。


如果地物名称同时有两种以上语言的通名时,即一为官方语言,另一为少数民族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则少数民族语言的通名音译,而官方语言的通名意译。例:缅甸一河流Nam Lan Myid(Nam系禅语“河”之意,Myid系缅甸“河”之意),汉译为南兰河。苏联湖泊是Озеро Осхотлампи(Озеро是俄语“湖泊”之意。лампи是苏联卡累利阿芬兰少数民族语“湖泊”之意),汉译为奥斯霍特兰皮湖。


在实际工作中,考虑到有些地名完全音译未免冗长难记,使人们在读念时望而生畏,达不到预期的交流效果。通过长期的译名实践,我们从汉字译名特点出发,除在音译时采取省略轻读音的译法外,总结了前人在意译地名中切实可行的成功经验,归纳出这种地名意译的七个方面。


1.具有政治历史意义或其他意义的地名,音译过长的,可采取意译。


苏联:Остров Октябриский Реьолюций译为“十月革命岛”。乌拉圭:Treintey Tres译为“三十三人城”。新西兰:Hen and Chickens Islands译为“母雏岛”。


2.国际上习惯用意译的地名采取意译。


加拿大的:Great Bear- Lake(英文),Gr.Barensee(德文),Озеро Вольшое Мецвежье(俄文) 国外均采取意译,故汉译为“大熊洲”。再如“好望角”“铁门”。


3.地理区域名称明显反映地理方位和地理特征的采取意译。


例,美国的Grand Canyon译“大峡谷”,柬埔寨的Phnom Kravan译为“豆蔻山”;Северная Земля,О-ва译为“北地群岛”,埃及的Ahram, Shari e1译为“金字塔街”,太平洋的Midway译为“中途岛”,赞比亚的Cop Perbelt Province译为“铜带省”,英国的Channel Islands译为“海峡群岛”,印度的Madhya Pradesh译为“中央邦”,太平洋的Sargasso Sea译为“马尾藻海”,肯尼亚的Rift Valley Province译为“裂谷省”。


4.表示方位、大小、新旧这类词(如东、南、西、北,上、下、后,大、中、小、红、白、黑)对地名专名部分起修饰作用的,一般采取意译。而只对地名通名起修饰作用的,则采取音译。


前者如:罗马尼亚的Crisu Alb白克里什河,Crisu Negru黑克里什河,Crisu Repede湍克里什河,加蓬的Haut Ogooué上奥果韦,Mo yen Ogooué中奥果韦,Ogooué Maritime滨海果韦。后者如:芬兰语的Is Okyro译为“伊索屈勒”而不译为“大村”;德语的Noustadt译为“瑙伊施塔德”而不译为“新城”。


5.有衔称的以人名命名的地名,衔称一律采取意译,不采取音译。


居民点名称可根据居民点等级分别加上“城”“镇”和“村”。智利的Queen Adelaide Archipelago阿德莱德皇后群岛。澳大利亚的Princess Charlotte Bay夏洛特公主湾。阿根廷的General San Martin圣马丁将军城。罗马尼亚的Mihai Viteazu勇敢的米哈伊乡。


6、以数字或日期命名的地名意译。


美国的One Hundred and Two River译为“一O二河”。苏丹的Sabluka, Shallal es译为“第六瀑布”,秘鲁的Puerto Dosde Moyo译为“五月二日港”。


7.外国地名中,主要是在印欧语系中,凡是以圣贤命名的地名,尽管在各种语言中“圣贤”此词外文拼写法不同,但统一意译为“圣”。


如西班牙语San Jose圣何塞,Santa Ana圣安娜,葡萄牙语Sao Luis圣路易斯,英语Saint James圣詹姆斯,法语Saint Croix圣克鲁瓦,德语SanktIohan圣约翰,意大利语San Giovanni圣乔凡尼,阿尔巴尼亚语Shengjergji圣捷吉尔,匈牙利语Szentistvans圣伊斯特万。




惯用语



由于种种原因或条件的限制,未能根据该地名的正确拼写和译音翻译,尽管译音不准或用字不合规范,但在社会上已广泛流传使用——“约定俗成”,若要改变其现行译法已不太可能,这类地名通称为惯用名。


世界各国对于外国地名,尤其是一些国名、首都名和重要的地物名称,几乎都相对地保留了一套自己的惯用名,特别是国名。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由于大多数国家都用来源于第二手或第三手的资料翻译某一国家的名称。


在苏联,按各语种制定译名细则,每种语言细则的译名中选择和限定了一批不符合规则的惯用名。除惯用名外,其他地名一律按所制定的细则予以规范化的转写。


以罗马字母为官方拼写文字的国家,根据联合国地名标准化会议精神,对于绝大多数外国地名,一律直接移用这一国家标准的罗马字母拼写。但是各国仍然保留少数惯用拼写地名。


英国国家地名局最近出版了一本外国惯用地名拼写的地名录。从当前趋向来看,美国国家地名局所颁布的外国地名惯用名已越来越少。形成我国汉译外国地名中的惯用名可以来源于各个学科,通过各种渠道产生。


其中之一是各个学科所形成的一系列外来词习惯用名来源于地名,从而反过来这些学科的习惯用名又影响外国地名的汉译。


如民族语言界和报刊名“加泰尼亚”则来源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 Catarronia,地质学上的侏罗纪来自法国的侏罗山Jura,动物学界的美利奴羊原产于西班牙的美利奴Merino,植物学界的西沙尔麻原产于墨西哥的西沙尔Sisal,物理学上有名的莱顿瓶电容试脸即发生于荷兰的莱顿城Leiden,伽利略“比萨斜塔”的自由落地试验发生在意大利“比萨”,体育比赛中有名的马拉松长跑来源于希腊城市马拉松。


人类学中的西瓦古猿是以印度西瓦利克Siwalik地点而命名的。人们日常饮用的香滨酒则原产于法国香滨地区。社会上的读者希望这类译名能和外国地名翻译取得一致,尤其是在译音较准而只是用字不规范的情况下更应统一这类汉译名称。


大量的书籍出版和每日报纸的发行,在社会上形成了一些有影响的惯用名。马克思著名著作《哥达纲领批判》一书中译名哥达、爱尔福特、埃森纳赫和哈雷;列宁著作中的瑞士地名齐美尔瓦尔得、昆塔尔,俄文地名:喀琅施塔得、诺夫哥罗德、喀山、梁赞;毛主席著作中的滑铁卢、敦巴顿橡树林、慕尼黑、雅尔塔、圣海伦岛;新闻界的惯不名:古巴的吉隆滩、关塔那摩、美国的葛拉斯堡罗、南斯拉夫的卢布尔雅那、布里俄尼群岛、的里雅斯特,现在报纸和地图已经统一采用。


出版、新闻界,有大量惯用人名译名,而地图上很多外国地名都又是来源于这类人名。一些以著名人士命名的或者是以常见姓氏命名的地名应该求得统一。翻译这类以人名命名的地名必须参考一些人名译名手册。


历史惯用译名,主要是历史地区和历史古迹名。这类译称在历史界已经流行和广为沿用。


例如:西里西亚、波希米亚、加里西亚、瓦拉几亚、摩尔很瓦、特兰西瓦尼亚,比萨拉比亚、色雷斯、马其顿、苏格兰、英格兰、威尔士、巴伐利亚、伦巴第、波莫瑞、苏台德。


历史古迹名:巴比伦、泰西封、米利都、特洛伊、孟斐斯、尼尼微、撒马尔汗、波斯波利斯、庞培。


地理地图界的惯用名,主要是国家、首都、大城市和大河、大山、重要岛屿等名称。


世界一些大河名称:尼罗河、密西西比河、亚马孙河、伏尔加河等;阿尔卑斯、高加索等山脉名称。


居民点名称中除首都名之外,还有一些大城市名称,这些名称也已经在地理界广为沿用,尽管译名不准,用字不规范,但不宜改译。在外国地名翻译中,确定惯用名往往是件困难的事情,哪些地名应该保留惯用?哪些地名应该按译音表重新翻译?由于各人掌握情况的程度不一样,看法的角度也不一致,需要协商解决。


阳光创译的核心定位已经由最初的“阳光创译=矿业翻译”——中国地质矿业翻译领军品牌逐渐延伸扩展成“阳光创译=中国国际矿业服务大平台”,涵盖矿业翻译、矿业会展、矿业咨询、矿业猎头、“一带一路”矿业商会、矿业媒体等国际矿业服务板块。

打造中国地质矿业翻译领军品牌


Login
Login
leave a message
back to th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