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不得了啦!这个会议被多家媒体争相报道

浏览数:16 

中国自然资源报报道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


      本报讯12月11日,由北京阳光创译语言翻译有限公司主办的2019 (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在北京召开。


     来自治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清华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雨仁律师事务所、香港国际矿业协会等单位专家出席会议,就“中国钢铁国际产能合作及铁矿走出去”、“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与矿业详探应用的机会与可能”、“从金属期货趋势看矿业投资方向”、“际矿业投资并购的十大关键和对策”等发表演讲。


     论坛上,与会代表还就矿业如何走可持续发展、低碳环保之路等话题发表演讲。此外,论坛还邀请了多家投资机构参加境内外矿业项目的路演。


    (徐展)




中国冶金报报道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


    本报讯(记者张垚) “如今,中国钢铁发展进入新阶段,钢铁行业对原料稳定供应和市场风险关注程度日益提高,铁矿石价格也进入大起大落的波动阶段,企业·走出去,实施境外资源开发面临更大挑战。” 12月11日,在2019年(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上,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指出。


  李新创表示,据统计, 2006年至今,中国各类企业海外铁矿权益投资累计超过250亿美元,参与了30多个大型海外铁矿项目的勘探、设计、建设和开采等。截至2018年,中方涉矿项目探明和控制储量近1000亿吨,获得规划权益矿产能合计2.77亿吨左右,占参与项目成品矿总产能5.26亿吨的52.67%, 2018年,中国海外权益矿产量约为6000万吨,不足全年进口量的10%。与此同时,日本海外权益进口矿超过1亿吨,占其全年进口铁矿量的90%左右,两国差距太大。


      李新创指出,目前,国内铁矿资源保障问题仍然突出国内产业整体竞争力较,环保、对外依存度高等铁矿资源问题并未随去产能而实质性解决。同时,铁矿行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缺乏整体战略,前期调研不足、控股欲望过强、投资方式单一、高端人才缺乏等问题表现突出。

     

     李新创建议,铁矿行业“走出去”要结合项目条件,并充分考虑所在地的政治环境是否稳定、与中国外交关系是否良好等因素;企业运作应更加市场化,在团队、经验、渠道方面多做积累;融入当地圈子,依法纳税,参与公益事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尽快实现劳工和合作资本本土化。

   

      北京阳光创译语言翻译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国博士建议,要多方搜集信息,综合、谨慎地判断境外矿业投资项目的好坏。吕国博士表示,境外矿业投资的过程较为复杂,涉及语言翻译、法律合同、文化习俗、社区关系、环保要求、基础设施,应本着“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的态度坚决执行:要灵活涉及境外商业模式,尝试矿权合作、股份出让、对赌协议、分包模式等。


     此次会议的主题为“前瞻·务实·国际化·共享·共赢"。会上,行业专家,国内外科研院所、国内外矿企等单位的相关负责人就矿业形势、矿业投资机会与风险、国际矿业发展实战经验等进行了深人交流与探讨, 200余人参加了此次论坛。




中国黄金报报道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


2019年12月18日中国黄金报隆重报道了阳光创译举办的汇聚诸多矿业行业大咖的盛宴 — 2019(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



编者按   12 月 11 日,2019(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通过主题演讲、企业展览、项目路演及推介等多种形式,邀请与矿业相关的政、商、学三界知名人士,解读国际矿业政策与发展趋势,分享矿业勘探、开发、选冶、矿产品加工、贸易、投资等产 业 链 的 前 沿 研 究 成 果 。同时,论坛还邀请了一些在国际矿业投资并购、企业运营等方面有丰富实战经验的企业家、有国际瞩目成果的矿业企业家分享经验。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教授 肖荣阁:

矿业投资建议以贵金属为主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教授 肖荣阁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高峰论坛现场


本报讯 记者谭向杰报道 虽然是地质专家,但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教授肖荣阁的研究方向和兴趣并没有局限在地质领域,而是衍生到矿业投资领域。在 12 月 11 日举行的 2019(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上,肖荣阁发表了题为《从金属期货趋势看矿业投资方向》的演讲。他从贵金属、稀有金属和普通金属的期货走势,影响金属期货走势因素,贵金属、稀有金属的矿产特点,矿业投资方向四个方面发表了见解。


肖荣阁说,今年贵金属和稀有金属的期货走势较好。钯金期货指数比2017 年翻了一番;稀有金属的钼和钨从底部涨起,势头很猛。其他金属的期货走势呈下跌态势。他认为,贵金属的波动与地区局势、央行储备、美元波动 和 金 融 政 策 等 各 种 因 素 相 关 。钴、锂、镍、钯等期货价格一路走高,原因在于新型科技材料应用及需求不断增加,比如用于电池、汽车尾气净化剂等环保材料。


作为建筑结构材料的普通金属波动因素与基本建设有关。近两年的大幅度下跌,与基本建设规模一路收缩有关。据肖容阁介绍,贵金属稀有矿产很 少 有 独 立矿 床 ,多 是 伴 生 共 生 矿床,如斑岩型铜金矿床、铜镍硫化物矿床、铂钯矿床,块状硫化物铜钴镍矿床、铅锌银矿、锂钾盐湖卤水矿床等。这些共伴生矿床的产生有一定的地质背景。对于未来的矿业投资方向,肖容阁建 议 以 贵 金 属 和 稀 有 金 属 矿 种 为主,共生、伴生矿的矿床类型具有投资潜力,而不同地质背景不同成矿带具有不同的矿床类型矿产种类。


此外,尽管铜价已经长期处于低位,但期货走势向上可期。对于投资者来说,这也许正是介入的时机。此时进行一些储备,也能获得一些收益




香港国际矿业协会会长 孙铁民:

权利金和金属流是黄金的 “菜”


香港国际矿业协会会长 孙铁民 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高峰论坛现场


      本报讯 记者王蓓报道 “一般人不要投资矿业股票,非常不容易投资获利。因为资源类上市公司股价周期 性 波 动 很 大 。”12 月 11 日 ,在 2019(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上,香港国际矿业协会会长孙铁民不建议现在投资矿业股票,但认为黄金具有潜力。


      孙铁民分析了今年初至 12 月 6 日加拿大美国的全球矿业股票分类指数表现,黄金指数表现较好。其中,多伦多 创 业 板 指 数(383 家 ),回 报 率为-3.48%,市盈率为-10.68%,市净率为 1.83%;全球黄金指数(38 只),回报率为 30.64%,市盈率为 52.22%,市净率为 2.29%,总市值 2306 亿加元,金价上升是全球黄金指数表现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孙铁民认为,从历史上看,投资矿业公司是难以赚钱的投资,因为这需要专业的投资管理团队,专门研究矿业周期和地勘。


      在政治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黄金具有对冲风险的作用 。孙铁民认为,黄金矿业公司作为一个长期投资的类别,在海外比较好的黄金投资标

的是权利金和金属流类公司;虽然海外黄金勘探公司数量众多,但较少有

良好的勘探成果,且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上市。


     孙铁民认为,锂和钴资源将成为未来的主流金属,创造了一个崭新矿

业风景。2016 年至 2017 年,锂矿公司的股票大涨,2017年至2018年,钴矿公司股票大涨;这都是预示着电动汽车时代到来。“过去近两年,锂、钴金属价格和股 票 价格的深度调整(50% 至60%),为投资人介入这类股价提供了一个炒作机会,因为电动汽车的产量发展速度仍然以每年 50%至 70%的增长率增加。由于金属价格的低迷,有色金属类矿业公司大多数股票几乎没有任何表现;但与电池相关的镍股票表现较好。由于中美贸易战的原因,今年稀土矿业公司股票出现了几次快速上涨,但不能盈利。




五洲地矿咨询公司总裁 赵利青:

新融资形式往往牺牲远期收益



五洲地矿咨询公司总裁 赵利青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高峰论坛现场


      本报讯 记者谭向杰报道 作为矿业大国之一,加拿大矿业成熟投资环境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在 12 月 11日举行的 2019(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上,五洲地矿咨询公司总裁赵利青发表了题为《加拿大矿业公司类型及投资特点》的演讲。


     据赵利青介绍,根据项目阶段及商业模式可将加拿大矿业上市公司分为五类,包括项目孵化器或者生成项目者公司、初级勘查者公司、开发者公司、生产商公司、权利金公司。其中,勘查公司的投资风险最高,权利金公司的投资风险最低。


       初级勘查公司风险高,一般情况下,大型公司等着初级公司做一些不那么“令人兴奋”的工作,比如工程、冶金和环境研究,来降低项目的风险。市场通常不认为这个过程是增值,因此股票趋于平稳或下跌。有时候,即使新发现看起来不错,但大型公司并不认为这个矿藏值得开采。这意味着收购可能永远不会发生。当市场意识到这一点时,许多投资者可能会选择退出,而初级公司被困在其矿床。


     对于大型矿业公司来说,实现资源增长存在三种路径


    一是并购中小型公司。如向上市公司大股东购买股份、定向增发、要约收购、协议收购。二是战略投资初级公司。大型矿业公司战略投资(几年之内几百万至几千万加元不等)初级公司是一个较为多见的现象。可投资到多个具有超大型矿床远景的早中期项目公司,通过保有主要股东/占有董事会席位、提供技术支持,在特定项目上逐步获得更多股份,在项目上合资合作或适时收购合作伙伴,实现对项目 的 绝 对 或 完 全 控 股 。根 据 找 矿 效果、投资环境、市场变化等也可选择退出 。三 是 自 有 勘 查 ,主 要 是 就 矿 找矿。在已知开发矿床周边探矿增储是行之有效的做法,自有矿权区内的科学勘查也是大型矿业公司项目组合的有机组成部分。


      矿业开发项目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开发融资难度仍相当大,为此新的融资形式也不断出现发展,以减少现时的资金成本,但往往牺牲了远期收益。这些新的矿业投资形式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权利金/产品(金属)流公司,多在可研、建设阶段融资,出让开发后项目百分之几的净冶炼收益或一定比例的实物产品。二是设备融资。采选设备折现以贷款或股权形式 融资,是大型矿业开发项目的融资组合之一。三是产品融资。即锁定产品销售,生产商使用销售预付款组织生产。




中国工商银行全球资源融资部总经理 刘威:

矿业“走出去”要综合考虑多种因素

中国工商银行全球资源融资部总经理 刘威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高峰论坛现场


     本报讯 记者王蓓报道 “矿企普遍反应的问题是融资难。国内项目融资主要方式是银行贷款,西方国家矿业项目在勘探阶段主要通过资本市场发行股票、债券,或者通过风险基金来融资,开发阶段主要是银行融资。”12 月11 日,在 2019(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上,中国工商银行全球资源融资部总经理刘威与大家讲解了中国矿业“走出去”要注意的若干问题。


     刘威认为,海外投资矿业项目要考虑短周期和低成本,如果做长周期投

资,会面临更多风险。例如,若在非洲投资长周期的矿业项目,将面临政治风险。“一位总统任期 4 年,你要经历‘两个半总统’,每任总统都有可能会修改法律,涉及税法、投资保护等,项目面临的风险充满不确定性。”他说。


       而从金融角度看,“走出去”选择的矿种,应具备以下特征为战略性关键矿产、需求度较高、对外依存度高和禀赋好、成本低、现金流充裕项目,具备稳定造血能力和可融资性项目。在“走出去”国别选择上,他建议选择能够成为布 局 海 外 能 源 资 源 战 略 支 撑 点 的 国家, 如刚果(金)、几内亚、秘鲁、南非等,以及政治经济较为稳定和国际产能合作、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经贸产业合作互补性强的国家。


     对于投资矿业项目的选择,刘威认为,要综合考虑项目效益和偿债能力,配套基础设施、材料设备、水源电力供应、交通运输条件等,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情况,社区、原住民、工会情况等因素。同时,刘威表示,金融方面助力矿业“走出去”,将为“走出去”的矿产企业提供综合化服务。


      例如,结构化融资、商品交易及属地化账户管理等一体化服务;风险管

理,共同加强对境外项目的评估,提前识别风险;“融资”+“融智”,为国际矿

企引入中资战略合作伙伴、EPC 承包商以及进入中国资本市场;重点支持项目所在地位于我国重要进口供应地国家的项目矿种,有利于保障我国经济安全和战略新兴产业发展需求,以及在成本 、储 量 、品 位 等 方 面 具 有 优 势,水、电、路等基础设施条件较为健全,社区平稳和谐的境外矿业项目。




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栾政明:

思维和文化差异是国际矿业并购成败的关键


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栾政明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高峰论坛现场



      本报讯 记者许勇报道 12 月 11日,在 2019 年(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

发展高峰论坛上,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栾政明表示,思维和文化(价值观念)的差异及对接是影响投资成败的最主要原因,也是所有关键要素的核心所在。


    据栾政明介绍,截至 2018 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近 2 万亿美元,世界排名第三位,仅次于美国、荷兰,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存量 为 1727.7 亿 美 元 ,占 总 额 的 8.7% 。2018 年末,中国全行业对外投资存量中,采矿业为 1734.8 亿美元,占比 8.8%,主要分布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有色金属矿采选、黑色金属矿采选、煤炭开采等领域。


       矿业能源领域合作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公开的数据显示,在“一带一路”覆盖的区域内储藏的矿产资源有近 200 种,价值超过 250 万亿美元,占全球的 61%。


       “海外矿业投资是中国对外投资的重点行业,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基础行业,但巨大投资前景的背后也隐藏着不可忽视的风险。”栾政明强调。


        在栾政明看来,在国际矿业并购的过程中,传统的中国式思维有可能会成为并购的障碍,如果在走出国门的时候依然套用既有经验,就难免会碰壁。栾政明认为,思维和文化(价值观念)的差异及对接是影响投资成败的最主要原因,也是所有关键要素的核心所在。概而言之,境外矿业投资并购必须关注以思维和文化为核心的十大关键问题,如团队与配合、政治与安全、法律与执行、资源与判断、目标与路径、建设与生产、管理与融合、资本与工具、贸易与结汇等。


      栾政明认为,对于矿业并购中的政治与安全问题,应该密切关注相关国家的政局稳定性、外交关系、政府的廉洁度、民族情绪等,同时同政治利益团体有效沟通,争取关键政治力量的支持,努力将海外投资的政治风险降到最低。在资源与判断问题上,栾政明强调,在矿产资源的勘查和开发领域,中国和国外存在三个方面的差异:中外标准不同,中外权益重点不同,中外运作模式不同。因此,在国内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应引起高度注意。


      栾政明表示,合理的融资对矿业并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应建立或组合投融资团队,扩展资金来源,利用好国际资本市场和各种融资工具,使自己融入的资金能够应付最坏的局面。在栾政明看来,中国矿业企业进行国际矿业并购时,所关注的资源、法律、政治、安全环保等问题,实际上就是我们的思维与文化的差异问题,国际矿业投资并购需要思维和文化的对接,更需要考虑到价值观念不同所带来的谈判技术、交易结构、运营模式的调整。




清华大学副教授 张伟:

声波法地质勘探能大幅减少详探工期与费用


清华大学副教授 张伟在2019中国国际矿业高峰论坛现场


      本报讯 记者许勇报道地球物探与工程勘探领域声波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重构大地构造,减少地质矿产详探 工 期 80% ,费 用 80% 以 上 。”12 月 11日,在 2019 年(第七届)中国国际矿业发展高峰论坛上,清华大学副教授张伟说。


     张伟介绍,近 200 年来,地球物探技术成功支持了工业体系的建立。地

球浅层矿物的发现技术与工作主要是地球物探,大规模电磁雷达探测,踏勘

露头,槽探,钻探,品位检测与分析。在发现基础上进一步进行规模商业投资于开采,必须要有详探这个环节。


     张伟说,由于地质结构的复杂,详细探测通常需要进行钻探,这个过程工期长,费用高,一般数千万元至数亿元不等。


     不过,在张伟看来,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创造了矿业机会。他表示,随着科学技术进步,特别是计算机与信号处理技术、测试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和勘探装备与仪器技术进步,矿山资源详探的被动局面有可能被突破,详探工期与费用有可能大幅度减少。


      声波法在地球物探、测井、工程物探中已经有 100 年的广泛应用,但是像超声波探伤仪一样,利用纵波发射信号,反演重构局部地质结构应用,没有得到研发,原因在于缺乏专门测试方法及工具装置,包括软硬件系统,信号处理与识别算法,过去没有得到突破。


     张伟认为,声波反射信号是地质岩芯构成的一种程度上的映射,钻探的岩芯可以作为声波反射信号标定或学习样本,非钻探点的声波反射信号就有可能用作反演岩芯结构的一定程度上的近似逼近,结合岩芯矿产元素检测,进一步可以估计较详细矿产储量。


      “声波作用于大地,大地反射、折射、绕射信号被检波器拾取,再通过信号分析与处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重构大地构造,为矿业勘探作出了贡献。”张伟说。


      但是,张伟指出,声波法还存在许多难点与风险,如声波力源大小及可达深度的未知性,地质结构的复杂性可能有些地点声波被吸收,导致信号不明;信号十分微小,信号被噪声淹没,导致信号处理与采集困难;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算法的创新与确定还不成熟。因此,实现声波法勘探的关键技术在于声波信号采集的综合性突破和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算法适应性创新。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