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阳光创译 | 翻译都应该具备哪些重要的素养?

Views:4times 

每年到两会,网络上总免不了讨论女神翻译。她们知性、大气的风格气场还有深厚的语言功底,的确令人佩服。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则视频,讨论这些外交部翻译需要具备哪些素养,经历了怎样的魔鬼训练。视频不长,印象深刻的有两点。一个是周总理对口译提出的八字要求:完整、准确、通顺、易懂。这八字要求仍然适用于今日的翻译。重要信息不能丢,不能错,要讲人话。口译的练习也要以这八个字作为指导标准,不管你将来是不是给国家领导人翻译


另一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对外交翻译的第一要求:政治素养,要充分理解我国立场和政策内涵。一时间,我想起张璐翻译前年在一场论坛上发表的有关如何做好外交翻译的演讲,她的原话是这样的:


要有政治的敏感性,这是做好一名政治和外交翻译的生命。如果这条线把握不住,无论你语言基础多好、翻译技巧多高,恐怕你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这一点我的体会越来越深。


虽然我不是外交翻译,离张璐的水平也差了几百条街,但对于她说到的政治敏感性这一点,我的体会也是越来越深。


很早以前,我在微博看到了这样一段话,“为了体现“一个中国”的立场”,有些看似在native speaker眼里合适且常用的措辞,出于政治方面的考虑,可能也是不合适的。比如“中国大陆”,就不能用Mainland China. 因为有了一个mainland China,难道还有另一个什么China吗?因此,中国大陆要用 China’s mainland或者the mainland of China.


还有台湾问题的翻译,不能是Taiwan issue, 因为issue的意思是:a matter that is in dispute between two or more parties。所以台湾问题只能翻译成Taiwan question. 当时很多人评论质疑,说我太上纲上线了,说国外很多媒体不是这样处理的,而且Taiwan question这样的表达实在太Chinglish。但是我想,作为中国人,或者作为政府文件的翻译,应该要有这样的政治觉悟。


还有为避免将台湾误读为独立的国家的处理:

台湾人应为Taiwan people/residents,不是Taiwanese;

台湾的英文名不能是Formosa,Formosa是16世纪葡萄牙殖民主义者对台的称呼;

APEC成员应为APEC members/economies,不是APEC countries/member states。

特别是第一点,当时也有人质疑,何必如此神经质呢?广东人不都说Cantonese吗,怎么到了台湾人这里就不行了呢?我想,正是因为台湾问题如此敏感,所以才需要格外谨慎特殊处理吧。


在外交翻译的工作守则中,这样的规范只会比我们遇到的更多更繁杂。这时候,语言是否地道已经被摆在了第二位。再说句题外话,如果大家弄明白了这一点,可能也就不会一直介怀为什么平卡姆女士的《中式英语之鉴》和工作报告翻译存在那么多出入吧。

当然,外交翻译只是翻译职业大军中的一个小小分支,对外交翻译的要求并不代表一个合格翻译的所有标准。


阳光创译的核心定位已经由最初的“阳光创译=矿业翻译”——中国地质矿业翻译领军品牌逐渐延伸扩展成“阳光创译=中国国际矿业服务大平台”,涵盖矿业翻译、矿业会展、矿业咨询、矿业猎头、“一带一路”矿业商会、矿业媒体等国际矿业服务板

Login
Login
leave a message
back to the top